行业新闻

贷款业务监管趋严 银行频金融遭处罚

  2019年1月7日晚,湖北、河南两地银保监分局连开14张罚单,剑指贷款业务违规问题,涉及1家政策性银行、2家国有银行和4家股份制行,其中9张罚单开给了个人。

  公告显示,工行武汉水果湖支行、招行武汉分行和浦发武汉中南支行均因贷后管理不尽职、导致信贷资金回流至借款人账户分别被罚款;平安银行武汉分行因贷款“三查”不尽职、贷前调查不尽职导致违规发放并购贷款等被罚款90万元;光大银行武汉分行因贷款支付审查不严,导致违反受托支付规定被罚款30万元。

  某股份制银行广东地区一支行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银行向企业发放的贷款多采取受托支付的形式,根据受托支付管理规定,贷款超过一定额度需要签订受托支付协议,银行将贷款发放至企业一个单独的“影子账户”。“企业无法动用这个单独账户中的资金,银行根据企业贷款协议中的规定对企业交易合同等资料进行审核,然后将资金转给支付对象,可以避免企业资金挪用等风险。”

  上述支行负责人透露,实际执行中,常出现银行没有严格按照规定与企业签订受托支付协议,或者支付前没有严格进行用途、支付对象等资料审查,导致实际情况与贷款协议规定的内容不符等情况。“近来监管对贷款业务监管更加严格,尤其贷前贷后审查监管等方面,我们银行对业务经理贷后跟踪监管方面要求严格了很多,主要是防范风险。”

  “与大行相比,我们虽然在资金成本上存在劣势,但能够充分利用科技优势,打通信息渠道。目前平安银行结合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构建了一套服务于中小企业数据征信金融服务体系,同时加快构建线上线下综合服务渠道、智能化审批流程、差异化贷后管理等新型服务机制,通过优化服务渠道及产品流程降低对外部线下评估依赖,降低小微企业融资费用负担,较好控制风险定价。”他指出。

  她表示,为了支持科技企业融资,地方政府出台了相应扶持政策,贴息是一个重要手段。借着政策利好,中小银行将科技类企业作为重要客群,金融采用“担保+政府贴息”模式发放贷款。

  报告也表示,虽然平均薪酬有所上升,但冬季的薪酬中位数为6500元/月,这意味着一半职位的月薪不超过6500元。

  “原来国有大型银行不太重视小微贷款业务,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各家银行纷纷集中发力小微领域,大行表现得尤为明显。”某中型股份行深圳小微部总经理莫以琛(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上述工行深圳分行普惠金额事业部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该行一直以来都在耕耘小微业务,今年增速比较明显。这有几方面原因:一是国家层面不断强调发展普惠金融,大型商业银行出于责任担当,积极发展小微业务;二是监管层出台多项措施,如定向降准、与宏观审慎评价体系挂钩、对银行发放的小微贷款免征增值税等,给予积极发展普惠金融的商业银行许多实际性激励;三是从银行经营角度来看,小微企业具有较高的成长价值,是银行长期稳定经营重要增长点;四是互联网技术积累到一定程度带来的自然爆发,商业银行前期的数据积累、风控模型日渐成熟,步入收获期,为小微业务快速增长提供有力支撑。

  除先天渠道优势外,低利率的吸引也令不少客户流入大行。利率一再下调,股份行、城商行,与大行在利率定价上存在明显差距。上述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大行贷款利率最低可以做到基准利率,较其他银行普遍要低40%-50%,和一些小银行利率差距甚至在一倍以上。

  工行深圳分行普惠金额事业部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工行在深圳现有13家分支机构以服务小微企业为工作重心。其中,4家支行为小微业务中心,专门负责深圳重点区域的小微业务;9家支行以重点小微产品推广为经营核心。与其他支行不同,这13家支行推广、销售的创新类小微贷款产品都经过特别授权,绩效考核上也会向小微业务倾斜。

  深圳本地一家股份制银行相关人士也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8年以来,该行小微贷款利率稳步下行,截至2018年11月末,全年累放贷款利率较年初下降1.75个百分点。

  由于资金成本较低,利率成为大行在小微领域最大的“利器”。监管政策引导下,多家大行从2018年起已经多次下调小微贷款利率。如建行,自2018年7月份以来,先后三轮开展小微企业领域的降价,降价不仅面向新发放小微企业客户,而且批量调整存量小微企业客户,利率降幅高达178个基点。

  有很多广告上写的无息贷款,即所谓的零利率贷款,经过麒鉴的仔细观察和分析,发现贷款机构实际上是在偷换概念,最终发现是一次性授信、循环使用,不提款不付利息。这就非常明白地告诉你,你可以先在贷款机构进行授信或者办理好抵押,贷款随时可以使用,在你不使用贷款时就没有利息,但是如果你使用了贷款,贷款利息还是要付的。

  “总行还对小微企业贷款进行差别化计价,我们每个支行成本都是独立核算。现在总行对于小微企业计提资本和内部资金转移配置,价格都是打折的,有利于提高分支行从事小微的收入。”该负责人指出。

  在监管引导及相应政策利好刺激下,国有大型银行自2018年多次下调小微贷款利率,近期更打出基准贷款利率。除此之外,大行还在绩效考评、成本计价等方面向小微业务倾斜。

  下面,高顿君就给大家分析下CFA和金融学硕士比较,学的东西差别究竟有多大?

  此次汇桔网与知商金融独家冠名“更好的明年”2019广东卫视跨年演讲,不仅彰显出社会各界对知识产权重要性的高度重视,更寄予了汇桔网与知商金融对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无限期许。

  2018年,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倒挂的现象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2018年9月,美国国债一度遭遇抛售,收益率飙升,而到了12月,美债收益率曲线短端平稳、长端显著回落,美国二年期国债及以上的收益率均出现了下行,且长端下行幅度大于近端,致使美国三年期国债和五年期收益率出现了倒挂,引发市场对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华夏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