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大国小民 学一辈子文有啥用我儿子得学金融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 livings)“大国小民”栏目出品。

  七十年代末,那时的留岗村,天空湛蓝,一条清澈的小河在平坦而广阔的田野上蜿蜒,一直延伸到远处如白象群般的山脉。

  村子恢复了千百年来的容貌:拖着爬犁的黄牛,蒙眼拉碾盘的黑驴,在田间地头,老人蹲着唑旱烟,泥地上穿开裆裤的孩子们用力地抽陀螺。爸爸说,那时他们那些青年人,成天幻想的事情就是,买一辆有大横杠的自行车,把穿着红棉袄的漂亮女孩载回家。

  在高大山脉守护下的家乡,贫穷而闭塞,父辈们不仅买不起自行车,连安心上学都是奢望。放下书和笔,他们在田里弓着腰割麦子,在河滩上卖力地推运一车车石子,赚来的钱,用于贴补家用。

  这些繁重的体力劳动,孙国生都不用做,他始终坐在教室里,心无旁骛地读书、看黑板。在远近乡邻,他已经小有名气,被称作是“文学家”,他写的文章可以在报刊上发表,有不菲的稿费。

  这群来自北京的青年人,整日地在田间地头跳舞唱歌,对耕作一无所知,吃农民种出的粮食,说话油腔滑调,还有人偷盗。

  老人们抱怨,这群不学好的孩子,把村子里的风气都带歪了。孙国生却喜欢往知青堆里钻,他帮知青们搬运喂猪用的草料,背着篓筐给他们收拾砍下的干柴,甚至知青们去地里偷红薯时,他就站在陇上给他们放哨。

  泰国的医疗服务公司股价今年持续飙升,泰国医疗项目成新兴市场中“香饽饽”?

  孙国生喜欢听这群陌生的男女聊天,讲北京城里的奇闻轶事:工业区,长安街,王府井,摩肩接踵的人流,高耸入云的烟囱,彻夜不息的热闹喧嚣。与安宁的留岗村相比,北京是个奇幻的世界,令孙国生憧憬、向往。

  夜晚的留岗村,黑暗笼罩,寂静安宁,村人与鸡犬都已入眠,孙国生跟知青们则围坐在篝火旁,开始读书,《林海雪原》,《青春万岁》,托尔斯泰,高尔基,跳动的文字音韵衬着明亮的焰火,偶尔,木柴燃烧爆裂,发出清脆的劈啪声。他们写诗,谈论理想与现实。孙国生看到,那些失恋的女孩子,用袖子悄悄拭去眼泪,那些莫名忧愁的男孩,在傍晚昏暗的天色里,叼着烟卷一言不发。

  孙国生也爱上了诗歌,开始在废纸上作诗与写故事。他将习作拿给知青们看,得到了他们耐心的指教。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知青们对这个农村男孩的毅力与才气感到惊奇,他们说:“国生,以后你能当个作家!”

  父亲说,孙国生想方设法地从镇上、从县城里弄来报纸、杂志,走路、吃饭手里都拿个东西,低着头,专注地看。学生们整天琢磨的是毕业以后去哪家工厂当工人,唯独孙国生,琢磨的是哪里可以发表文章。

  后来,孙国生的文章果然在地方的报纸上发表了。八十年代的农村,写了东西能见报,在人们眼里,就如同文曲星下凡,人们惊叹:“孙国生可了不得,以后那是要去当县太爷啦。”

  孙国生不屑于村人们的见识,他宣称,自己的目标是,考大学,去北京,当作家。

  这样的话,别人说来,会被人当天方夜谭,但孙国生说出来就不会,因为他写文章换来的都是真金白银,大家最信服的就是钱。一时间,村里有点儿文化的人都附和着说:“他要当不成作家那才意外咧!”

  1980年,孙国生第一次参加高考,因为英语太差,没有考上。第二年再来,依然是英语不过关。接连的失败之后,当初的附和赞赏,渐渐被冷嘲热讽替代,老人们搬着板凳,坐在街边嗑着瓜子,将孙国生当成打趣的谈资:

  “可不是嘛,啥岁数了还不参加工作,说要当啥作家。那大作家是人就能当啊,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如果你正在做出海项目,希望被 36氪 报道,欢迎邮件联系我:,或加微信(jemshenghao)详聊,请务必在邮件里附上简单的模式介绍。

  “要不说呢,龙生龙凤生凤,咱们这村子里能出大学生,那太阳不得打西边出来。”

  父亲那段时间经常看到孙国生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对着几棵枯树、几只白鹅发呆。父亲和朋友们推着自行车,上班下班路过小桥,看到他,远远地大喊打招呼:“国生,什么时候去北京啊?”孙国生只是转过头来笑笑,对着他们挥挥手,也不说话。

  孙国生后来没再考大学,他背上行囊,坐着马车去了县城,成功通过县城中学的招聘,成了一名教师。这时,村里的老人们又开朝儿孙们念叨:“多学学好,你看人家老孙家国生,现在都吃皇粮啦!”

  自此,我便与孙国生产生了关系,因为他除了是我爸的同学,还是我妈的同事,也是我的老师。

  等我第一次见到孙老师时,他早已经不是父亲口中那个清瘦的文学青年模样,红色的衬衫与油亮的背头,与他高大的身形,让学生在背地里都叫他“骆驼”——那是港片《古惑仔》里一个黑帮老大的名字。

  这位嬉皮士打扮的语文老师,对学生们的古文背诵有着严厉的要求,课堂上若是背不出来,会被直接发配到教室最后一排罚站。妈妈说,从孙老师刚刚到县城中学时开始,他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

  对于那些已经“上钩”的注资者,王丽有时会在车辆的后备箱内堆满了黄金或者钞票,车后轮压得沉甸甸的,有意无意给投资者看,营造出一种资金充足的假象。

  根据《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机构风险管理暂行办法》的第8条规定:担保机构对单个企业提供的担保责任金额最高不得超过担保机构自身实收资本的10%;担保机构担保责任余额一般不超过担保机构自身实收资本的5倍,最高不得超过10倍。即,最高1:10。

  八十年代的北方偏僻县城,学校的硬件条件还很差,教学楼只是几排低矮的平房,初中三个年级的学生全都挤在里面;煤渣铺的操场,冬天的烈风吹来,扬起漫天飘飞的灰尘,经常迷了眼睛;围墙的角落里,几栋老旧落破的房子,就是老师们的办公室和宿舍。学校没有暖气,老师们在办公室烧煤炉取暖,每日早上,先往炉子里放上蜂窝煤,再将碎木头、废纸和碎煤渣塞进炉门,用报纸点火。孙老师点火时却从不烧报纸,而只用废弃的卷子——在他看来,用登满锦绣文章的报纸取暖,无异于焚琴煮鹤——他的报纸被整齐地叠好,集成厚厚一摞,放在桌脚边。

  去年LinkedIn上区块链相关岗位招聘广告翻了不止三番,表明具备加密货币底层技术相关技能的人才需求...

  孙老师依然像当年在农村时那样,痴迷地热爱阅读,午间休息,其他老师都在办公室聊天拉家常,他则总是独自坐到窗边,在斜射进来的阳光下专注地读书看报。他时而圈圈点点,时而抬头冥想,遇到喜欢的文字,就拿出美工刀与胶水制作剪报,经年累月,贴满剪报的笔记本已经塞满一抽屉。孙老师将这些剪报视若宝贝,自己写作时,时常拿出来翻阅、参考一番。

  县城有许多诗社、文学社,大大小小,或官方或民间,文学爱好者包括农民、工人、老师,频繁的笔会常安排在静谧的礼堂或热闹的饭店。孙老师发表了很多文章,在这个小小的县城文学圈子里,颇有名气。

  老师们用“作家”称呼孙老师,半是朋友间的戏谑,半是真诚的称赞。

  隔三差五,校长就将孙老师叫到办公室聊天,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在聊什么。

  可是过了没多久,县城的报纸、杂志上就出现了校长署名的文章。母亲说,他们看到文章的第一反应是:“一看文笔,一看语气,那必定是孙国生写的无疑。”

  办公室里开始有窃窃私语:“你说老孙这马屁拍的!我看下次评选的时候,他这教研组组长没跑了!”

  可孙老师非但没当上教研组组长,连个班主任都没混上,更惨的是,第二年,他被下放去了乡镇。校长公布消息时说的是:“到基层锻炼,广大乡村更需要孙国生这样的人材!”孙老师面色铁青,一言不发,只能默默收拾行李。

  妈妈说,本来,北京有个学校青睐孙老师,按照当时的人事制度,有地方要还不行,得原有的单位肯放人,校长跟孙老师打过包票,会帮他摆平教育局和人事科,条件是:孙老师帮校长写东西。

  力宝和 Sumitomo 押注物流,在 Go-Jek 的地盘上争夺一席之地

  创赢盘股票配资平台证券开户配资公司:市场行情存在变盘可能 A股的春天越来越近?(图)

  本来是一桩普通的笔墨交易,但孙老师却和校长闹得不欢而散,大吵了一架。关于二人决裂的原因,小道消息是,当年教育局局长喜欢舞文弄墨,校长请孙老师代笔的文章颇得局长赏识,于是,校长想留下孙老师,继续争取领导的好感。校长还开出条件:教研组长,以及未来的副校长。

  可孙老师的理想是去北京,进入最优秀的文学圈子,当作家。他甚至天真地威胁校长,若不同意,便将代笔的事情捅出去。没想到,事情没捅出去,却把自己捅到乡镇。

  9月12日,自媒体理财情报局消息称,近日,海航集团为其旗下互金平台聚宝匯发布承诺书,承诺书中表明有关海航集团有限公司的成员企业的相关借款,海航集团将提供兑付承诺,对于非海航集团的关联企业和实际控制企业融资项目,海航集团并不提供承诺。

  “老孙人是好人,还是太年轻了。”妈妈说起当时的孙老师,充满惋惜。

  也就是说,仅11、12日两天,爱投资就出现98个项目延期,延期项目类型均为省心计划。

  镇子位于半山腰,两排低矮的土房顺着公路延展,镇上不通公共汽车,进出都靠人力,骑自行车上坡,只能推着走。到了冬天,大雪封了山,山路凝冻,若是不小心跌倒了,可能直接滑出高峻的山崖。

  镇上也没有自来水,只能用当年日本人留下的压水井取水。寒冷彻骨的冬天,孙老师要拎着铁皮水桶,踩着光滑的冰面,走上一里地,才到井边。手套沾水后,跟铁皮桶冻在一起,他怕扯坏手套,不敢硬拽,先是对着手套哈热气,不行的话再将刚接的冷水往上浇,湿透的手套整只冻硬,像石头,才能完整从手上拔下来。再回到狭小的宿舍时,没戴手套的那只手已被冻得通红,没了知觉,也不敢直接烤火,只能长时间地搓手,直到暖过来。

  “那都是磨练,宝剑不磨不利,人不磨不成器。”后来回到县城的孙老师,在同事们聚餐时说。

  对于这位被下放的语文老师来说,在闭塞的山区教书本身就是另一种折磨,孙老师在简陋的讲台上,华夏彩票投注平台:讲鲁迅,讲柳宗元,讲知识改变命运,自己都觉得讽刺。

  山里的孩子不好教,有时候,教室里就留下七八个学生。孙老师去家访,说明来意,希望家长加强对孩子的管教,家长抓过孩子就打,硕大的笤帚,碗口粗的把儿,上面箍着几圈铁丝,一笤帚下去,皮开肉绽。打完,家长们说:“您是老师,孩子不听话,您该打打,我们不心疼。”

  孙老师自己也有孩子,当然下不了手。他觉得很难过、悲哀,知道在这个费尽艰辛才能去趟县城的小镇,大部分上学的孩子依然会走回祖辈的路:上学,辍学,种田,娶妻,生子,下一代出生,再循环。一想到这些,孙老师就觉得,工作没了意义。

  看在苹果新iphonexsmax太贵的份上,卡姐今天再给大家一个锦囊,推荐一个最近放水的贷款新产品:锦囊贷。

  孙老师每周末回一次县城的家,骑自行车,走三个小时,在家里住一晚,又匆匆地回去——山里天黑得早,周日吃过午饭,就得返程。

  孩子一天天长大,花钱的地方渐渐多起来。孙老师依然坚持写作,偶尔仍然有作品发表,只是微薄的稿费收入,对于一家三口的生活杯水车薪。孩子抱着孙老师的大腿说,幼儿园的孩子都有变形金刚,自己也想要;妻子抱怨物价涨得厉害,柴米油盐越来越贵,孩子要买衣服、买书,家里连肉都快吃不起了,“你倒好,自己跑到山里躲清净,日子没法过了!”言下之意,埋怨孙老师顶撞校长,连累家人。

  其三,强化流动性监管。刘明康建议,一是设立国际首个统一的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流动性覆盖率(LCR)。以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与未来30日现金净流出量之间的比率,反映压力情景下,商业银行应对至少未来30天流动性需求的能力。

  孙老师后来告诉我父亲他“顿悟”的过程:一个深秋的夜晚,气温已转凉,他闲坐在门口,看着呼啸的北风吹打树枝、撕扯枯叶。他漫无目地舞动手中的电筒,微小的光斑在远处大山昏暗的轮廓里跳动,沉默的大山像头巨兽,威严地凝视这个渺小的人。

  他想起了那些知青,他们充满才华,可仍然过着窘困的生活,为了吃饱饭,斯文扫地,东家偷个蛋,西家摸只鸡,夜里成群结队地去生产队仓库偷粮食。他想起那个教他写作的北京青年,接到回城通知时狂喜的模样。

  那天以后,孙老师开始四处走动找关系,熟识与不熟识的,都找了个遍。他拎着茅台来我家,想用用我家在教育局里的关系:“我想通了,我想调回县城。”

  父亲说:“国生,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你用不着拿东西,挺贵的酒,你拿回去!”

  每次家长会,孙老师都会跟我父亲或者母亲单独说话,我在一旁却听得瑟瑟发抖。对于我父母客气的要求,孙老师同样说着客气话,笑眯眯地应承,但他说到做到。

  语文课上,他总是站得笔直,左手拿教鞭,右手捧书,念着古文字句,在教室里来回踱步,他慢悠悠地转到我桌前,忽然把书本“啪”地一合,拿教鞭指着我:“来,把后边内容背一下。”那教鞭是竹子的,细长,泛油光,看得我心惊胆颤。悲剧的是,我通常的答不出来,只好默默走到教室后面罚站。我知道他会通知我父母,所以回家时也是胆战心惊。

  “我知道错了,肯定好好学习,别这么罚我了成么?”每当我这样抗议时,母亲就会向我翻起一个白眼:“你学学人家孙麦斯,你也是老师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没出息!”

  孙麦斯大我五岁,是孙老师的儿子,麦斯两个字,取自英语单词Math(数学)的发音。我妈说,孙老师觉得自己研究了半辈子语文,还是只能生活在小地方,说明学文最没用,倒不如好好学数学,以后搞金融,才能赚大钱。

  为了儿子的教育,孙老师倾注了全部心血,找县城里最好的名师给孙麦斯轮流补课。我读初二那年,孙麦斯考上北京最有名的经济类院校,主攻金融学。

  那一阵子,孙老师提到他儿子,就露出一副骄傲神情:“放心吧,老张,你孩子聪明着呢,以后比麦斯强得多!”

  “个人信用贷款业务市场需求小,个人芝麻贷款业务利润少、容易被察觉,我们就把重心转移向了‘背债’业务,开办创鑫嘉惠之后,于2017年又陆续开办了两家新公司:武汉信达恒昌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恒昌公司’)、武汉华盛昌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盛昌信公司’),主要经营的就是‘背债’业务。”问及开拓新公司原因,刘某如是供述。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你不一次性全款买房,把这100万拿去投资,每月要获得4352.06元,你的理财产品的收益只要年利率5.2%左右就可以;每月要获得4866.85元,你的理财产品的收益只要年利率5.8%左右就可以。

  京东参与了Go-Jek最近的一轮预估15亿美元的融资。京东一直在努力进入印尼市场,并于本月早些时候在雅加达开设了一家实体店,这是它在中国以外的首家门店。

  几年后,我只考上北京一所普通经济类院校,也读金融学,父母叮嘱我:“有空儿多联系联系孙老师他儿子,你们都是金融专业的。”。

  投机性高的人。没有正确的理财观,钱都拿来砸到股市等高风险渠道,最终亏得一无所有。

  联系孙麦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上大学时,他已经毕业,进了一家银行的总行,继续成为大人们嘴里的榜样:

  “老孙家又买房了,他儿子出钱买的,还给买了车,老孙那天天开的,可美了。”

  但实际情况则是,有的担保公司给P2P担保的杠杆率最高达到了50倍!

  后来,孙麦斯又辞职回小城创业,在城中心最好地段租下写字楼,挂投资公司的牌子,做融资,为中小企业放贷,事业“蒸蒸日上”。

  于此同时,孙老师又开始写文章了,还注册了公号,经常发些小品文,诸如:

  “乡村的夜,像是小姑娘的瞳,干净,透亮,时而缀满碎落的光,时而又成了望不到底的潭……”

  “秋的美,在于漫山遍野的红,在于静怡不惊的水,在于眷恋枝头的黄叶,在于溢满田间的稻香……”

  我妈是他的忠实拥趸,每天晚上,戴着老花镜,躺在沙发上,一字一句,大声读给我们听。

  Udaan 于2016年11月由前 Flipkart 高管 Vaibhav Gupta、Amod Malviya 和 Sujeet Kumar 于2016年11月推出,并于去年全面投入运营。它是一个端对端市场,将消费品、时尚和电子行业的企业联系在一起,提供物流服务,今年早些时候还开始放贷。Udaan 是众多试图挖掘印度 B2B 电子商务市场潜力的初创企业之一。

  孙老师说,孙麦斯不光在北京买了房,还说要给他出书:“这臭小子就天天想着瞎花钱,我一老头子出书给谁看啊!”

  说这话时,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摆弄车钥匙,听车上电子锁 “咔咔”的声响,别人就问起来:“诶呦,老孙你买车啦,什么车啊?”

  孙老师还爱上了文玩,腕上戴着光色润泽的珠子,手上两个核桃,捏得 “啪啪”直响。傍晚时分,他会准时出现在县城河边公园,慢慢悠悠踩着八字步,碰到熟人,就一脸热情地打招呼:

  “两万多吧,没办法,谁叫喜欢这个呢。这对狮子头,三棱的,更贵。”

  在一帮老头老太太惊叹的目光里,孙老师心满意足,揉着手上的珠子,挺着肚子,脸上挂着得意的笑,继续他的演讲:

  从他年轻时候赚稿费,到教育儿子学金融,再到孙麦斯公司的理财产品,孙老师侃侃而谈,大家听得如痴如醉。

  孙老师也找上我父母,让他们拿50万放到孙麦斯的公司吃利息,年息15%。他说,跟着他老孙,买卖稳赚不赔。

  那时公司已经小有规模,吸收的资金越来越多,银行给的单子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投资需求。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几个本地大哥,瞄上地下赌场,他开始频频出入各种隐秘赌场,一来二去,赌场的市场没打开,自己倒染上了赌瘾。开始只是小赌,后来越玩越大,成夜成夜泡在赌桌上,一次下注就超过十万,再几十万。他甚至染上了毒品,从孙Math变成了孙Meth()。不出半年,钱就花的一干二净,他的公司刚开始是不能按时支付利息,后来干脆公司大门紧锁。

  孙麦斯找爹妈四处帮他融钱,老两口不知道自己儿子状况,以为有大生意,资金短缺,便发动了所有社会关系替他筹款,凑了一千多万。没想到拿到钱的孙麦斯,跑路了。

  谁也找不到孙麦斯,讨债的人为了找孙老师,把学校给了堵了,孙老师又被学校劝退回家里。

  儿子跑路之后,孙老师变卖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财产,可是债务还差500多万——欠款的许多钱都来自朋友和同事,他一辈子骄傲,老了却颜面尽失。他再也无心经营他的文学,每日疲于应付上门讨债的人。

  我爸最后一次见到孙老师,是在乡下的老房子。孙老师家的大铁门上被泼了血红色的油漆,房顶上生满杂草,房子年久失修,厢房塌了一半,老两口就住在危房里,室内空气阴暗潮湿,飘满霉味。

  我爸说,他跟几个同学带了些吃的,来看孙老师夫妇,敲门,等了好一阵,孙老师才从铁门缝里探出头来,先是一愣,然后叹了口气。

  我们先来看房贷的种类,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公积金贷款,年利率为3.25%;一种是商业贷款,基本是基准利率的8到9折,我们按8.5折算。

  和铂医药8月27日宣布,它已经完成了一系列 B 轮融资8500万美元,以加速其创新产品线的成长,尤其是临床阶段项目及临床前项目的推进。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 GIC 领投这轮融资,新投资者包括国寿大健康基金、祥峰投资,以及A轮投资机构尚珹资本与君联资本。

  但我爸万万没想到,一个礼拜之后,孙老师夫妇就选择了自杀身亡。在一处小树林,晨跑的人发现了孙老师夫妇的尸体,两人蜷缩树下,身体像两张打开的弓。

  两个人都是喝农药死的,瓶子丢在一旁,一滴不剩。孙老师穿着西服,白衬衫,蓝领带,老伴披着紫色皮草,仔仔细细画了妆容。两个人手挽着手,打扮得干干净净。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大国小民”栏目,可致信:,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